新年开篇

从大年三十到今天初六,五六天没摸电子产品的日子,精神恢复得不错,看来以后得经常强迫自己离开电脑一段时间放放假。

人的老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不但肉体上无法抗拒,在心理上,大多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当看着家里的老人在一个很短的时间段内衰老,算是对这自然规律又有了一次理解。无论幸福或者不幸,无论富裕或者贫穷,无论快乐或者郁闷,你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在某个点被时间剥夺。所以,好好珍惜时间吧,生也有涯,学也无涯。

总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觉得把自己看做鸿鹄是个很足以自欺的事情,沾沾自喜。但又有话说人民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既然燕雀们都说鸿鹄之志不靠谱,谁有能保证你这个鸿鹄能飞得多高呢?当周围的人对你的选择纷纷表示否定,而你又确实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时,压力还是很巨大的。

年假算是给自己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抛开具体工作,好好琢磨一下后面的路该怎么走。说一些虚的东西没用,算算财务账就知道了,前年算是荒废过去了,去年也是荒废了大半,这几天的入世给自己的结论就是不能再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继续荒废下去了。需要给自己设定一个足够短的时间段,再干不出什么样子来,就得下另外一个结论了。年前的一段时间的努力,验证了只要不宠着自己,要做出成绩也不是什么难事。年后的这几个月,该见点真章了。

一贯的运气很好,生活给我身边安排了无数的榜样。新年新气象,贵公司全体成员们,开工了!

 

又到龙年

我属龙,再过几天就是我第二个本命年了。

二十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大概是个胚胎某阶段,每天忙于细胞分裂和分化。

十二年前的这个时候,跨世纪。我在天津市大港区培英学校上六年级,大港区最好的初初中。年级组长是个大高个男的,班主任是个小矮个女的。我身高是现在的九分之八,体重是现在的二分之三,不会踢球,比大部分女生力气小,比大部分女生跑得慢,戴眼镜,坐班里第二三排。每天上课下课,努力学习却懒得写作业,跟班里的男生打闹,总琢磨着能有个漂亮温柔的女同桌,每天被老师罚站,被家长数落。幻想着能当世界首富,想干光鲜的IT业。

今年,我二十四岁。在外面逛荡了七八年,又回到了已经是滨海新区N分之一的大港,干起了IT业,有些微薄的存款。比大部分男生力气大,依然跑不过大部分的女生。每天无所事事,再也没有人罚我或者管我。琢磨着能有个漂亮温柔的媳妇。

我大中国这种参差不齐的纪年方式还是挺有趣味的,十二年一纪,六十年一甲子,眼花缭乱。当年三五人劝我,要过个恋爱一周年纪念日什么的,我总坚持,纪念日起码得是一甲子,没文化的人惊呼,岂不是有十二年那么长,我微微一笑,说是六十年。终归也就没熬到任何一个纪念日。总提这个没意思,心里的坎早晚得自己迈过去,向前看。也没必要记恨谁,都是年轻人,都真诚。

今年是这样,十二年后的下一个龙年,我觉得又会是一个什么样。

前两天总念叨,今年是最没年味儿的一个年,并且近几年每年都有这个感觉,觉得情绪在走下坡路,颇像王小二,一年不如一年。想了一圈,总算想明白点事。小时候过年,祖辈们坐在屋子当中发压岁钱,父辈们有的忙活饭菜,有的燃放烟花,有的负责撒酒疯制造气氛。如今祖辈大多都已故去,父辈们也各有各的事业和烦恼。所谓年味儿,已经不是一个我这个年龄该享受,而是该去为别人创造的事了。尽管家里算不上人丁兴旺,可能怎么创造都不如以前二十几口人在一起有意思,但毕竟,这是个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事,需要一步一步走上去才能实现,该自己干的事还是得自己干。所谓的没年味儿,并不仅仅是个社会发展变化的问题。想到这,我年底的某些举措还是能让某些人过个好年吧,算是为社会做贡献了。

初中的时候跟班里女生玩过种游戏,把二三十支笔随机的扔到桌子上,再一个个的拿开,不能影响桌面上剩余的笔。工作或者生活就像是这个游戏吧,千头万绪,需要剥茧抽丝,完成目标又尽量避免坏的影响。看着存折上的零一个个的增多,又体验了几次归零的过程,明年心态力争更加平稳。

过去的这一年,有的人结婚了,有的人同居了,有的人恋爱了,有的人分手了,估计有的人恋爱又分手了。有的人毕业了,有的人出国了,有的人考研了,有的人考公务员了,嗯,还有的人入学了。总之,这一年迈过坎的人不少,后面将会迎来一片坦途,一段时间内,肯定会有好消息不断的传来,希望各位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