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

几年前开始,受男人女人过了xx岁就开始走下坡路和一些恶劣生活习惯的影响,慢慢觉得自己体力精力的上升期已经结束,不再能自欺说“这件事我做不到没关系,等两年自然就行了”。加上目标漫漫无期,常年处于温水煮青蛙的不安全感之中,每天活得焦虑不已。

焦虑到现在还是没有解决,揪心和绷着还是常态,不过这一年稀里哗啦的买了不少健身器材,试了试发现依然英勇。体力和精力的衰减虽然不能说是假象,但更多的还是源于焦虑抑郁的恶性循环。所以努了把力,把十五岁时定的要在十年后会做正手引体向上,会做双杠起伏的目标突击完成了。

自认为热情很高的事算是无疾而终,倍受打击的是自己根本没想明白这是个什么事。不过过程中的收获还是挺多的,借着热情劲儿,把几项娱乐项目练习得能拿得出手了,当了司机,活动半径也从四个xx里小区变成了四个区,算是进步。

生存技能上,对技术之外人的因素怎样把握有了更好的理解,不过管理上的情绪化现象仍然没有解决,冲动决策占了大多数,这点需要改进。技术上还是见招拆招,过程很惊险,但除了学了点并发常识外,想不起来有什么好说的。之前过于关注怎样支持所谓的“劣质开发人员”日常开发的问题,现在看,第一架构没有这么而简单,第二尤其是过度设计的架构没有那么重要,第三同事们的进步没有想象得那么困难。值得一喷的是,好歹也在并行实验室混过,现在才会写个多线程,挺郁闷。

项目上线了就能认识到这个世界的险恶。丑媳妇见了公婆,惴惴不安变成了被现实吊打。经历了两代程序员,运行十年的一段代码库发生了A类bug,个中滋味只有经历过才能清楚。集中加班导致生活很是混乱了一段时间,到现在也没完全恢复正常。计划中的高级职称,现在看应该完不成了。

这一年时间管理的概念很火,方法论不提,在标准上,我大概属于仅能规划眼前事物的级别,下一步的努力目标应该能较为妥善的规划半年到一年级别的未来变化。对于自己来说,工作能达到什么程度,比较清晰并且已经预计到要被现实继续吊打所以需要随时调整,其它方面就是改善自己现在高低不就的状况了。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